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欧洲议会选举:民粹主义抬头与政坛转折点

欧洲议会选举:民粹主义抬头与政坛转折点

就像民意调查此前所预期的那样,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显示民粹主义渐渐成为欧洲政坛的趋势,这已经形成了欧洲的新政治蓝图。公民对欧洲当局处理经济危机的方法感到很不满和愤怒,并反对欧盟越来越夺取各国的经济主权,因此选择了抵抗当前体制的政治激进势力,作为对主流政党表达不满情绪的方式。

虽然有的政党是右翼政党,有的属于左翼阵营,但是所有的这些政党都有共同点:它们都主张民族主义、反对当前欧洲一体化过程以及德国和欧盟政府对各国实行过于大的权利。在现在的政治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这些政党找到了削弱主流政党的地位的最佳机会,结果它们最后果然能达到搅动欧洲议会的目的。

不过,这个建立在欧洲公民不满的基础上的胜利不均匀,在不同国家有不同表现。比如在经济形势衰弱的希腊、西班牙等国家,民粹势力表现得很出色,但是在经济保持强劲的德国,默克尔政府居然能渡过政治风暴而获胜,因此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与选民个人情况和各国经济形势和国情有紧密的关系。传统上,欧洲议会选举一向是各国选民从各国的问题的角度投票的一种选举,而并不是从欧盟的问题的角度来作出决定,这说明欧盟一体化还不够成熟,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外,有的国家选择了极右政党,而其他则选择了极左派,这大多数跟各国的不同国情有关系,但是更多的跟每个非主流政党的公共关系战略。如果说极右政党的法国国家阵线(Front National)是法国的热门选手,在西班牙最令人瞩目的政党是极左的“我们能做得到”组织(Podemos)。这个政党就在四个月以前出生,在这么短时间内居然能够吸引大部分西班牙民众的注意力,并在其短暂的生活内变成西班牙的第四个最大政党,对两党制度实现了很沉重的打击,这个现象背后是该政党领导人Pablo Iglesias的巨大号召力以及对新媒体和公共关系的了解。

这个35岁的大学教授的魅力给西班牙政坛增加了新活力,给不少人带来希望,同时也让主流政党感到有点恐惧。他发表的言论和他领导的政党的名字都让人在脑海里想到奥巴马首次参加宣战的言论。在种种困境的时候,人们最想要的就是希望,而这种政党恰恰能给民众听到他们想听到的事情,不知道Iglesias先生和其他新兴欧洲领导人会不会说话算数,还是像奥巴马那样让很多人失望。

非主流政党这次成功了,增加了其在欧洲议会里的影响力。这不意味着他们把主宰权从主流政党的手里拿走,但是将来五年它们至少将会对主要两个党进行更多的监督和平衡,并使得整个政坛变得更复杂,但是也更令人兴奋。欧洲的政治蓝图将变得更极化,可以说这真出乎了主流政党的意料。

现在主流政党应该开始深刻反省,对自己的政策进行调整,并接纳民众的不满,以尽量与那些激进势力拉近距离,把这次选举中失去的影响力拉回来。不过,话说回来,这可能已经太晚了,亡羊补牢,只能等待传统政治势力的倒塌,并迎接新时代。我们拭目以待,看一看新兴政党能给欧洲和全世界带来什么。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