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Yes, we can?

Yes, we can?

5月25日的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表面上显示欧洲人民党获得了最多的选票,但实际上最大获胜者并不是传统政治集团,而是反欧势力。就像我在上次博文里所提到,这个抗议欧洲官僚体系和欧洲一体化的潮流在不同国家有不一样的表现,极右政党在一些国家承担了这个摊子,而在其他国家极左政党则受到了选民的追捧,这已经形成了很极端化的政坛。

可以说西班牙更属于后者,在2014年上半年内实现不可阻挡增长的左翼组织Podemos(“我们能做得到”)能反映这一点。仅仅在四个月之内,这个组织在欧洲议会选举里居然共获得了1.253.837选票,由此成为西班牙第四大政党。看来,由右派政府统治的西班牙渴望变化,对于欧盟迫使的紧缩措施和膨胀的债务,政治和商业腐败以及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说“不”。

这个组织的成员并不喜欢把它称为“政党”,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起到“政治启蒙作用”的民间运动,主要目标是“为人民服务”,让老百姓意识到政治的重要性,由此更积极地参与政治事物,弘扬民主精神。他们直接从2011年5月15日在西班牙引发的社会动荡汲取灵感,他们以会议的形式来制定自己的政治战略和理念。他们由此希望躲避别人给他们带上任何帽子,与他们反对的传统政党体系分别,把很多持有完全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但是共有同样的不满情绪的人结合起来。

就像该组织的头目领导人Pablo Iglesias所说的,“一旦你不参与政治事物的话,别人(指的是职业政客)会替你参与政治事物,然后你就会失去自己的权利,自己的尊严和自己的钱”。在自己生活受到频频屡屡的腐败丑闻、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的负面影响的西班牙民众,Iglesias发出的这个信息打动了人的心弦,给很多已经绝望的人带来了希望和理想。这个组织最大的成就可能是让那些对传统意义上的政客们表示失望的民众,并更积极地参与时事。

面对这个新政治对手和其支持者数量猛涨的传统政党已经开始紧张。出于对占下风的担忧,有西班牙各界不少人谴责其领导Iglesias的言论和做法,认为他完全是一个趁着国家正在经历的严峻情况的民粹主义者。据悉,他年轻时候参加过西班牙共产主义民间组织和反全球化运动,在他言论中经常会把矛头指向有钱人和资产阶级,通过这个做法希望在“阶级奋斗”里注射更新鲜的味道,并得到老百姓的喜爱。他强烈的姿态,巧妙的言辞和新鲜的形象还吸引了不少人的瞩目。

另外,最近还有媒体报道称,Iglesias先生曾经给委内瑞拉政府提供过咨询服务,他也多次赞成包括古巴和厄瓜多尔等拉美洲国家的左翼领导人的政策,这触动了西班牙一部分人的神经。西班牙主要两个政党和西班牙各界人都向这个年轻的大学教授宣战,说他与委内瑞拉政府有紧密的联系,甚至还说他支持西班牙恐怖主义组织ETA等反对当前政治体系的势力。

“我们能做得到”组织真是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政治组织吗?我们看一看这个组织参加欧洲选举时提出的纲领里的几个经济政策就知道了:

·通过公共部门指导的投资实现经济复兴,创造就业,向创新经济模式转型。

·把电信、能源、交通、教育、卫生等有战略性的经济行业国有化。给国家机构更大的权力,减少私营行业在经济的分量。

·审计公共和私人债务,以确认总共债务里是否有不公平的部分,在适当的情况下宣布违约。

·把一周的工作时间减少到35个小时,把退休年龄调整为60岁,目标为“公平地分配工作和财富,由此帮助公民实现工作和个人生活的平衡”。

·取消最近几年西班牙政府颁布的劳动市场改革。这些改革最近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据工会和其他的组织的说法,它们剥夺了劳动者的权利,给企业家不少权力。

·制定最低和最高工资,而在这两个工资标准之间实行对应。目前,西班牙最低薪水大概在645.30欧元左右,但是不幸的是有不少企业所给的工资低于这个门槛,同时也没有明确的最高工资。根据西班牙媒体引用的欧洲统计局数据,西班牙人平均月薪在1,634欧元左右,跟2013年相比少于0.3%,也低于欧盟国家平均月薪的1,972欧元。

·退休金与最低工资挂钩。

·给全国市民的基本生活补贴,以确保没有人无法满足生活基本需求。

·提高年轻就业的质量,并淘汰短期就业公司。

·让员工在董事会有更大的角色。

·给富人加大税务。

·加大对财政罪行的惩罚,并征集金融业交易税。私营银行的资产无疑是这个组织的大死对,他们的目的之一是把那些银行国有化。

 

一看上述的提议,每个读者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有些提议很合理,而有的则过于理想,不考虑实际情况。其实,“我们能做得到”并不是第一提到上述方案的组织,但为什么只有他们在西班牙国内才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呢?这不仅仅得益于经济危机在西班牙社会里导致的负面后果,答案无疑是该组织的领导的号召力和对新兴媒体的了解和天赋。

除了大学教授以外,该组织创立之前Iglesias在一个网上电视台主持一个节目,而且经常在西班牙各个电视论坛节目跟其他专家讨论时事,这都帮助他慢慢地成名起来,通过一个又强烈又文雅的形象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这都有助于让他领导的组织成为时髦品牌。就像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动的“魅力战争”那样,在“我们能做得到”的战略中,媒体和社会网络是最有关键性的工具。实际上,对于媒体这个话题,该组织领导上周就表示,媒体必须得由国家管理,以避免大公司和资产干涉,保证媒体独立性以及民众对信息的民主权利。

Iglesias已经从大学教授成为欧洲议员,7月1日第一次在欧洲议会上亮相。对他和他领导的组织来说,现在是最关键时刻,现在要做的是在欧洲议会里起到作用,兑现他在竞选时中所做的承诺。“我们能做得到”等新兴政治组织正在慢慢地改变欧洲政坛的面貌,他们最终成功还是只沦为“三天热乎气儿”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兑现对民众的承诺。

也许有读者会问,上述的那些提议真的可行吗?我表示有点怀疑,但是鉴于这是一个刚出生的政党,没有腐败记录或者其他的污点,所以我们不妨给他们一个机会。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