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加泰罗尼亚是我们的

加泰罗尼亚是我们的

我父母是农民,他们60年代就搬到巴塞罗那去。那时候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的一个工业发展区,其他地区的人去巴塞罗那等加泰罗尼亚城市打工,抓发展所带来的机会。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的加泰罗尼亚欢迎了这些外地人,便成为了一个日益多元化的社会,由此发展得更快。西班牙各地都盯了这个先锋的地区,向它转移了许多人力和资金,为它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加泰罗尼亚同时也用了这些资源来巩固和加快它的发展。两方关系很和睦,但是自认为身份被威胁、经济权力重大的加泰罗尼亚跟西班牙其他的地区的关系并不一定没有摩擦,就像一个夫妻一样。

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之间的关系依旧很复杂,可以源于15世纪的西班牙以两个王国(即卡斯蒂利亚王国和阿拉贡王国)组成的时代。当时,加泰罗尼亚是阿拉贡王国的一个部分,但是除了属于那个王国外,加泰罗尼亚人没有很明确的身份和民族主义倾向。不过,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的一个转折点是1714年9月11日。那天,西班牙国王腓力五世废除阿拉贡王国的自治地位后,正式将加泰罗尼亚划为西班牙王国的一个行省,以便加强王权。从那年开始,9月11日成为了加泰罗尼亚“国庆节”,全球的加泰罗尼亚人每年纪念他们失去权利的那天。每年这个时候加泰罗尼亚城市都会有游行,示威者呼吁中央政府给加泰罗尼亚更多自治权以及设立一个共和国制度,同时也抗议西班牙君主制度。甚至有一些很有黑色幽默的人说,加泰罗尼亚的一个传统是让飞机撞击大楼。游行很和平,暴乱很少,要求独立的声音并不是主流。不过,今年9月11日跟以前不一样:一百万多个人持着加泰罗尼亚独立旗子在加泰罗尼亚省城巴塞罗那抗议了政府的紧缩措施以及要求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成为欧盟的新国家。这么大的“倡独”游行是空前的,由此民族主义情绪和围绕独立主义的讨论上涨了,大家把经济危机视为主要原因。

民族主义塑造了欧洲,它的实力在欧洲国家各方各面的影响力不容忽视。在欧洲历史上,民族主义创造或者毁灭了国家,同时也给出了不少挑战。在21世纪的世界上,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落伍过时的东西,可是,虽然这个言论有一部分道理,但是民族主义问题的各个侧面不能这么简单地描述出来,因为民族主义涉及到个人对自己身份和感情。那些从西班牙农村地区来加泰罗尼亚发财的工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因此偶尔会出现一些摩擦和误会。我父母就是这个现象典型的例子:他们经常会发牢骚,说在跟加泰罗尼亚当地人打交道时,加泰罗尼亚人的态度很傲慢,看不起像他们不会说加泰罗尼亚语的外地人。加泰罗尼亚人同时也抱怨其他的西班牙人剥削他们,觉得面对西班牙语的扩展,自己的文化受到冲击。西班牙的民主化过程给加泰罗尼亚、巴斯克等地区的主权很大的推动,这些省终于有了自治政府。但是还有很多人觉得这并不够,面对前一段时间的“西班牙化”的浪潮,加泰罗尼亚当局则采取了一系列“加泰罗尼亚化”的政策。

我的童年是在加泰罗尼亚巴塞罗那过的。那时候整个西班牙的经济还在经历由房地产引起的“虚增长”,同时加泰罗尼亚前主席齐奥尔迪·普约尔(Jordi Pujol)政府也在推动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政策。这些措施包括普及和加强加泰罗尼亚语的使用与教育,以及给推动加泰罗尼亚文化和民族身份的机构补贴。当时的加泰罗尼亚小孩子用加泰罗尼亚语上很多课。在我的学校,我们用加泰罗尼亚语学历史和科学,但是用西班牙语学数学和拉丁语。每个学校都不一样,但是按照规定只用西班牙语是非法的,所有的学校、商店、官方机构等必须同时使用两种语言。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的老师在校园教我们跳加泰罗尼亚传统舞蹈萨达纳舞(sardana),他们的目标可能是培养我们对我们的文化的珍惜和爱护。问题是,怎么能同时正常地使用两种语言呢?其实两种语言共生不算一个大问题,毕竟它们之间的区别并不大:我在家里跟父母聊聊的时候,我用西班牙语,在其他的场合我使用加泰罗尼亚语(比如,跟母语是加泰罗尼亚的朋友,在公共场所等等)。语言的选择是一个个人的选择,每个人是按照自己的爱好选的。虽然是一个少数语言,但是加泰罗尼亚语也是一个很有活力、很有声誉的语言,很大一部分原因归因于加泰罗尼亚政府的政策。公务员必须通过加泰罗尼亚语能力考试,如果商店标志只用西班牙语写的话,商人就可以被罚款。这种对加泰罗尼亚语的“逆向歧视”让很多人满意,但是同时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实际上,在这两个民族的共生中,民族身份就是冰山之角,财政问题才是最近几年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之间的矛盾的根源。加泰罗尼亚领导人向中央政府的主要诉求是加泰罗尼亚缴的税比其他地区要高,但中央政府给他们的补贴和基础设施项目少于西班牙其他省。在目前紧缩措施和债务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对中央政府的不满越来越强烈,加泰罗尼亚主要民族主义政党汇合团结党(CiU)领导人兼加泰罗尼亚现任主席阿尔图斯·马斯(Artur Mas)就采取行动:他借了9月11日游行的民族情绪的上涨,以“让加泰罗尼亚人民决定”的名义主动地提出了加泰罗尼亚独立的计划,并决定在11月25日举行地方选举,以便让独立党派在加泰罗尼亚议会获得优势。

实际上,马斯领导的政党从来没有那么积极地主张独立,在他执政中加泰罗尼亚政府比中央政府更减少了公共福利,为大公司和政客们作出了很大的让步。西班牙穷地区不可能闹独立,只有像加泰罗尼亚那么富裕的地区才会这样。不过,马斯明明知道对加泰罗尼亚来说,脱离西班牙将会是一个经济灾难。在这次选举,马斯只试图借着民族主义和人民的愤怒来推动他的个人利益。不过,在选举当天,民众对马斯说他不要继续一边减少医疗服务,一边鼓吹独立思想。马斯主席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情况,他现在的政治未来很不确定。

马斯最大的错误可能是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解放者”,认为加泰罗尼亚是他的土地。不过,加泰罗尼亚是我们的,而不是政客们的。加泰罗尼亚和任何其他民族的身份不是给政客们来推动自己的政治策略和藏着他们对福利的打击,而我们可以决定到底要留在家里还是走。民族主义不应该是马斯等公务员利用的玩具,而是属于那些建设加泰罗尼亚的人的感情。这是选举发送的信息,也是那些从农村去加泰罗尼亚常住的人的孩子喊出来的信息。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