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中国这个“毒药”

中国这个“毒药”

在最近发布的采访里,80年代末第一次来中国的英国企业家和作家Mark Kitto提到他认为中国将出现很令人兴奋的事情,只不过那些事情并不会很积极的。虽然我对中国生活比较满意,但有时候我也会赞同这个观点,尤其是当我看到中国社会里无束缚、无顾忌的野心以及对金钱的崇拜心态的时候,而每次窗外看到雾霾天气,浏览中国新闻的时候,我更容易感觉到这个国家不太积极的一面。

 

部分社会的实利主义只是一个方面而已,而这无疑会在中国人的其他优点身上投放一大难以解除的阴影。但实际上,素质低、不文明、有暴发户习惯等更常是许多外国人对中国人不满的直接理由,这里面也包括对外界的孤陋寡闻。在与中国人交流的时候比较让我受不了的事情之一就有这些,对国外的知识有很大的漏洞,在没见过世面的情况下,同时对待外国人会保持着屈尊的态度。

 

我记得很久以前第一次去买手机的时候,当我问那个机器能不能用中国电信公司以外的卡,服务员居然跟我说“对,你们那儿也能用”。有趣的是,她根本没问我具体想在什么国家和地区使用,似乎也不太清楚中国以外有不同的电信区域,好像也不太在乎或者甘于知道。在我印象中,好像有不少中国人还保持着黄帝时代的世界观,认为天下只有“中国”和“外国”,除了美国,俄国和中国以外,都是并不重要的、必须向中国黄帝朝贡的小国。

 

对那种人来说,外国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似乎只要没有黄色皮肤、黑头发、小小的眼睛的人,都属于所谓“老外”。而更遗憾的是,在他们看来这些“老外”与“咱们国家的人”注定无法接触。当然,不能使用这么一个说法来描述所有中国人,但是采用一种自己认为对方无法理解的心态来与外国人交流不是最佳方式。

 

我在北京待的这几年碰到了不少那样的人,跟他们有了可以说是“很有启发作用”,甚至“很好玩”的对话——有人跟我说西班牙居然在北欧或者在南美洲,也有人问过我西班牙有没有土豆和菠菜,西班牙有没有苍蝇,西班牙人是否听说过毛泽东等等。当然这种搞笑的问题并不是只有中国人才会问的——实际上,我回西班牙度假的时候也经常经历类似的事情。比如说,我提到我长期在北京居住的时候,居然被问到“寿司怎么样?”,“最近那边是不是有过洪灾?”等莫名其妙的问题。好像对一部分西方人来说,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差不多也都是一个地方。看来,文化和地理距离果然使孤陋寡闻的心态变得更大,而人文交流匮乏,各国媒体关于对方的陈词滥调的报道等只能使这个局面更加严重。

 

不过,我们再回到实利主义的问题吧。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不管你见过世面没有,北京等中国大城市是找财富和生涯发展的最好的选择之一,生活节奏比较快,灵活、感觉天天都在不断发生新鲜的事情,不过同时也是日益不适合过安逸和健康生活的地方。Mark Kitto也说了,来中国的人一般会迅速地找发展机会,拿到一批钱后立刻离开。在这种情况下,住在中国谋求发展就像吸毒品一样——就算你意识到这对自己身体有害,但是你还会上瘾。这个比喻一直都印在我脑海里,我相信很多住在中国的外国人也有类似的感受。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