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加泰罗尼亚:命运偏爱勇敢者

加泰罗尼亚:命运偏爱勇敢者

我最喜欢的拉丁语名言之一是Audaces fortuna iuvat,可以译为“命运偏爱勇敢者”或者“勇者天佑”。这句话不仅是古代智慧,也是一个可以用来谈论西班牙东北地区加泰罗尼亚政府最新的一系列举措。

 

在北京准备迎接APEC峰会、德国庆祝柏林墙倒塌25周年的同时,加泰罗尼亚于11月9日受苏格兰独立公投的影响,举行了一个不具有法律有效力的象征性独立公投,这引起了西班牙国内外的担忧。根据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的统计数据,大约有620万人有资格参与投票,而11月10日宣布的最终统计显示一共有225万人投了票,这大概相当于加泰罗尼亚人口的33%。在这个百分率中,有80.71%的人支持加泰罗尼亚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剩下的人中包括完全反对独立的,也有认为加泰罗尼亚应该是西班牙“联邦制度”里面的一州的,还有认为这个公投是一个无效的闹剧的人。

 

就像每次有选举一样,上述结果一出炉,就有不少人开始对数据进行评论,得出更适合自己利益的结论。当地媒体报道称,在加泰罗尼亚本次公投民众投票兴奋情绪空前的情况下,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阿尔图斯·马斯(Artur Mas)表示投票结果显示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意愿是自己管理自己,这个意愿根深蒂固,而且持续了几个世纪,不独立一切都不会结束。不过,代表西班牙政府的法律部长发言的时候则继续保持此前中央政府对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立场,表示这是一个“没有效果也没有实际作用”的非法闹剧。

 

实际上,西班牙宪法法院早在9月29日认定西班牙宪法并不允许西班牙任何地区单方面举行一个影响到整个国家领土完整性的投票,因此马斯提出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可以说是一个违犯西班牙宪法的非法计划,这给加泰罗尼亚独立派无疑泼了冷水。看来,宪法由此变成了有力的武器——不管是要加强依法治国还是避免一个地区夺取更多自治权甚至“脱国”,在适当的时候宪法也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不幸的是,马斯很固执,打死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挑战西班牙政府、巩固民众对他的支持率的机会。虽然放弃了举行有法律有效力的独立公投,但大胆的马斯此后不顾西班牙宪法法院的裁决,10月14日公布会以“咨询”的形式“给加泰罗尼亚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权利”,以另一种方式试探加泰罗尼亚民众对独立的想法。11月9日的象征性投票由此诞生。

 

可以说马斯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喜欢叫板的机会主义者。奉行温和民族主义的他于2012年9月11日看到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集会了支持独立的好几百万人的大规模游行以后,对独立运动的青睐迅速上温了,并开始推动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对于温和民族主义者来说,他是一个像电影《勇敢的心》男主角的伟大民族领袖;对于那些支持加泰罗尼亚继续作为西班牙的一个省份的“团结派”来说,他是一个爱冒险的疯子;而对于那些从很久以来力挺独立的“民族分离主义贵族”来讲,他是一个正在玩博弈,虚伪的人。很多分析人指出,马斯是一个希望通过独立从失业率和债务居高不下等加泰罗尼亚地区内部问题转移注意力,并从中漏取政治资本的政客,这些人也许有部分道理。

 

就算这样,但是好像命运帮助了马斯度过困境,继续在政治斗争生存下去。毫无疑问,在这次独立公投独立派获得了80.71%的支持率后,马斯通过了一次很严峻的考验,其政治信用有大幅加强。就像很多分析人所指出的,马斯现在有更多筹码与中央政府进行谈判,有权力要更多税务等方面的自治权。不过,最大的挑战还在后头——中央政府已经宣布他会要求检察院对加泰罗尼亚政府举行的公投的非法做法进行调查,取消他作为地方政府主席的职权。如果法院认定他所做的事情属于非法行为的话,马斯能够继续挑战西班牙法律框架的可能性会减少。随着西班牙检察院宣布的这个消息,马斯11月11日在加泰罗尼亚政府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高度评价9日投票的过程和结果,并宣布他已经向中央政府致信,要求举行有法律有效力的新公投。根据马斯的说法,加泰罗尼亚举行像苏格兰或者魁北克那样的公投将作为加泰罗尼亚政府的主要目标。

 

80.71%看上去是一个很高的比例,但是应该注意到数据后面的现实。首先,参与投票的人只是总人口的33%,而且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人态度一般比较积极,甚至可以说其决心咄咄逼人,所以他们更乐意出来投票。另外,本次投票主要是由独立派推动和组织的,投票站也是有他们管理的,所以参与投票的反对独立的人不多,因为他们并不承认投票的合法性,也不太想推广这次投票。实际上,西班牙《第六电视台》11月9日当天现场发现,在一个投票站当志愿者的主要独立政党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党(ERC)的领导欧里奥·君克拉斯(Oriol Junqueras)在现场就开始打开投票箱检票,这让不少人怀疑这种“非正式公投”的可靠性。毕竟,如果独立的最强烈支持者之一正好也是管理投票箱的人,你怎么能保证投票的结果有代表性呢?

 

尽管独立主义无疑很强,但是不能说占绝大多数,因此也不能按马斯所说的那样,说这次投票“完全成功”。实际上,对中央政府的不满起源于民众因经济危机所带来的痛苦以及政治腐败等问题的心态和对进行改革的渴望,但是脱离西班牙不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失业率为19%的加泰罗尼亚人厌倦一个无效的旧制度,在他们看来这个旧制度恰恰是由中央政府体现的。在这种背景下,有不少声音认为在目前经济脆弱的情况下,闹独立绝对不应该放在日程的第一位置,而更应该同舟共济。

 

加泰罗尼亚的事态怎么发展到这个程度?我小时候加泰罗尼亚独立不是那么火的事情,但是经济危机使得包括民族主义等很多东西都放大,国内外媒体由此给这件事献给了更多的活力。国内外媒体对这件事情的炒作也有助于把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扩大化——11月9日独立公投前一个星期,有报道称加泰罗尼亚政府网络系统被黑客侵入,甚至有一些媒体报道西班牙军队在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一些备受怀疑的动作,认为军人会随时进入加泰罗尼亚阻止民众投票。

 

不过,除了这些媒体炒作以外,更重要的可能是投资者对加泰罗尼亚闹独立的担忧。根据彭博通讯社所报道的,加泰罗尼亚欠的债务总额高达107亿欧元,分别为38种债券,因此如果加泰罗尼亚独立的话,该地区将会承担1万亿欧元的西班牙公共债务。另外,君克拉斯上周接受彭博通讯社采访的时候表示,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以后的债务或增长2,100亿欧元。彭博还引用UBS的经济学家说,市场应该冷静地对待加泰罗尼亚的事态,因为加泰罗尼亚在宪法框架的位置不像今年9月份的苏格兰,所以尽管政治风险依然存在,但是投票结果会对西班牙股票造成的影响有限。

 

谁知道马斯的命运会怎么样?他的勇敢会不会因为民众对独立的支持而变成胆大妄为呢?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是他已经不能往回走,他违犯西班牙法律的言行将成为他留下的政治遗产。当马斯被法律惩罚的时候,天也不一定会保佑他。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