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通往理想世界的生活道路

通往理想世界的生活道路

 

上个星期有一个像我同样住在北京的西班牙好朋友给了我一个礼物,是在加泰罗尼亚刚出版的一本书。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位老人跟自己的孙子对话的记录,里面的话题从时政到社会、从经济到生活,对人类今世的生活进行反思。这个题目看上去很平凡,与全世界每个爷爷跟自己的孙子的对话没什么两样,都是年青人问,老人回答,并给年青人介绍自己经历过的的故事、经验和智慧。不过,如果讲这些故事的人,是一位经历过29年世界经济危机的104岁的加泰罗尼亚外科医生,这个对话就能变得有意思多了。

 

在今天动荡风云的世界上,暂时停下我们疯狂的生活节奏,去和老人谈一谈很有必要。能让我们更深地了解自己站在什么样的地方,更好地理解目前问题的来龙去脉,并预测世界未来发展的趋势。这本加泰罗尼亚语名为Sobre el camí de la vida(《论生活之道路》)的书,正是围绕人类目前处于什么样的困境的对话,是从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人的角度来进行的。这位老人叫Moisès Broggi,是一位有着意大利血统、1908年出生的巴塞罗那人。这位绅士的职业生涯一直跟医学相关,他1931年大学毕业不久后,就在西班牙内战的共和国阵营上当过军医。佛朗哥部队战胜、统治了国家以后,他被剥夺当医生的权利,但他还是在护士事业上有很杰出的成绩。他生涯中取得的成功使得他成为一位声誉很高的医生。

 

Broggi先生的政治观一直与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联系起来,在很大程度上他为该地区的民主化和自治权作了辩护。他与孙子的对话里提到的一个观点是“民主意味着多数应该尊敬少数,而不是说多数非得有道理,少数也不能因而被压着”。因此,我们应该避免想法被统一,多数不应对个人强加自己的想法。他还说,像英国那样的大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最终只能分解,因为世界在慢慢地往小国的成立走,全球正在往每个地方可以自发地把自己实际问题解决的一种模式发展。人家的确不喜欢对自己生活有影响的问题由其他人来处理,这位老人提到的这句话,可以被分析为关于未来世界发展趋势的预测。世界上很多的例子证明国家不能太大了,否则各国政府解决老百姓的问题的能力将被减少,目前各地的经济危机也正在让这个现实浮现。

 

提倡和平主义的Broggi还认为,应该把所有的矛盾用和平的方式来处理,必须得有一个超国家的机构来维护全人类的利益,比如管理全球环境资源或者监督金融市场的责任。这个观点与联合国的区别不太大,虽然他没有提到联合国肯定是有理由的。全世界都有各种相似的问题,对全球人民造成的影响同样巨大,所以我们很需要有一个超国家的政府维护这些利益,这甚至关乎人类的生存。问题是,这算是太理想主义了,怎么能实现呢?

 

全世界日益增长的物质主义让人类慢慢地离开自己,成为金融市场的工具,相对于一百年前越来越没有人心。因此,从他年轻的时候经历过的事情,以及在二十一世纪的世界能看到的变化出发,Broggi提到人类必须回归自己的根源,重新找到自己与环境的连接。这可能是一种陈词滥调,但是我也相信每次危机总是一次对自己进行思考、得到真正智慧的机会,说不定这次世界性的危机也能使得我们每个人发现自己以及人类的潜力。在每次危机发生的时候,所谓“救世主”的观念很容易出现,像30年代希特勒给德国人承诺是,他要解决当时包括经济在内的所有的问题。所以在警惕这种声称自己要为全民造福以及解决问题的人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承担决定自己命运的责任,以更好地面对生活上的各个挑战。

 

在Broggi对孙子说的最后一段话中,他还给由于经济危机受困的年青人一个建议,主要是要对自己的生活满意。因为人生就像瞬息一样,什么都很短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老了以后就容易发现除了人生的节奏(出生,衰老,死亡等)以外,什么都不重要。人和世界得学会怎么交流,按照生活自然的道路来过日子。他还提到了西班牙文学著名人物唐吉诃德,说这个骑士一直致力于解决世界上的非正义,用一种不眠不休的方式来打击塞万提斯所写的小说里面的风车,就像现在世界上很多人与庞大的金融市场、经济权力等体系搏斗一样。唐吉诃德代表的是疯狂,同时也是理想主义和奋斗。这与“无为”不一定有矛盾,在全世界文明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的今天,这就是应该走的道路,而听听像Broggi先生所讲的经验可能也是目前世界上所有的人最应该做的事情。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