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来自绝望国的一封信

来自绝望国的一封信

上周,西班牙失业率又达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数字:26.02%。根据西班牙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失业人口总共将近600万,创历史新高。这个空前的记录意味着,“每四个西班牙人中有一个没事干”的说法已经成为过去,目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关于这个社会灾难,一个值得注目的现实是,在这个日益庞大的失业者群体中,2012年已经有183.37万个家庭每个成员都处于失业状态。更让人担忧是,他们在短期内也没有很明朗的预期。此外,数据还显示,年龄在25岁以下的年轻人,情况更为严峻,失业率已经达到了55.13%。

 

目前情况对刚毕业的年轻一代的影响不难想像,在西班牙各界,“失落的一代”的说法已经成为家常便饭。虽然实际情况没有媒体报道的那样糟糕,西班牙地下经济和社会的团结力量,让这些失业者有一定的财政支撑,但是年轻人面对的困难还是非常大的,他们最担心的还是未来。很多人选择移民到国外,就像上个世纪很多西班牙人到阿根廷、法国、德国等新兴国家寻找发展的机会一样。跟现在最大的区别就是,那一代的西班牙人相信,在那些国家所做的努力有一天会结成果实,但现在移民国外的西班牙年青人,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就在上个星期,在财新网新年茶话会上,有幸听到一位嘉宾说的一句值得思考的话:“一个好的社会必须给有钱的人带来安全感,给贫穷的人带来希望”。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西班牙人失去了希望,尤其是西班牙年轻人。因此,面对当前危机,采取的措施必须得刺激经济增长,同时也得让社会恢复希望以脱离经济危机。在这些努力中,政府和全社会都有责任。作为未来世界接班人的年轻人,他们的问题不能被忽视了,对目前处在困境的西班牙政府来说,这应该是头等大事。

 

下面是2010年在西班牙最大报纸《国家报》刊登的一封年轻读者写的信。其言辞和内容对当前西班牙年轻人的情况很有代表性,读它就能感觉到这些年轻人面临的困境有多严重:

 

 

“小时候我父母一直对我说一句话:‘我们当时上不了学,因为家里没有钱;女儿,你好好学吧,这样你未来不会过得像我们这么惨’。当时那个小姑娘听话了,24年以后的今天,已经长大的那个女孩获得了媒体传播学士、新闻学研究生、各种职业课程等文凭,也获得了很多(甚至太多)很重要的西班牙大学给出的奖学金。现在这个女人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学历,但是她失业了。

 

不过,我现在感觉我生活中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结出成果。我对目前情况感到困惑,同时还感到羞耻。‘我犯了什么错误?’我不断地问自己这个问题,尤其是当我每天早上去找工作的时候。

 

上个星期,我在我住的地方的就业市场试了试,参加一个行政助理的招聘。帮我办理手续的服务员跟我说,我的‘资历过高’,他还建议我再准备写另一个简历,不要写高中以上的教育,把我的职业经验大幅地减少,只写我为赚钱交学费做过的那些小工作,比如当服务员、电话接线员等。当我写那个简历的时候,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感觉就像在抹掉自己获得的成就,每次用鼠标删除一个成就,感觉就像我在删除自己生活和梦想的一部分。

 

我为了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所做的一切都没用。这儿没有工作,我哪儿都找不到。我已经烦死了,这个国家天天都把包括我在内的,那些去找工作的,成千上万的西班牙人的期望扔掉了。曾经自吹自擂地说福利体系很高的西班牙像在诈骗年轻人,让像我一样受过很好的教育的、从16岁就开始工作的人失望,我们的国家再不给我们机会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了。

 

“我不得不对西班牙怀着仇恨和愤怒,因为它偷了我童年的梦想,因为它看不起我,因为它什么都不能给我,连消除我的绝望的渠道都不给我。如果我幸运的话,下个月我会在英国的一个家庭做保姆,这个家庭能给我提供住宿和饭,每个星期还能给我60欧元。恐惧?当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不的时候,恐惧这个词已经没有了意义。你们知道我父母现在对我说什么呢?他们说‘如果我们年轻的话,我们也会离开这儿。’”

 

 

西班牙语原文:http://elpais.com/elpais/2010/09/26/actualidad/1285489020_850215.html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