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海明 > 拉丁美洲革命尚未成功

拉丁美洲革命尚未成功

拉美是一个拥有灿烂的文化和历史的大陆。从墨西哥到阿根廷,从巴西到智利,拉美的各个民族和文化都为全球各方面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它的地理资源给全世界经济带来了不少红利。自从西班牙人在1492年时发现了这个新大陆到现在,包括美国的整个美洲大陆对于欧洲人而言依然是一个充满希望,能给人实现自己梦想的圣地。几代欧洲人欠这个美丽的大陆很多,他们离开自己的家乡,移到这个需要发展的大陆找到了新的生活,有的人以后就再没回去。可以说,拉美15世纪步入了世界历史以后,成为了一个“充满机会的金地”,这恰恰成为了它身上最大的悲剧。

经过三百多年的西班牙帝国统治以后,拉美的殖民地开始一个一个的独立。引起这个独立潮背后的人中,委内瑞拉的西蒙·玻利瓦尔(Simón Bolívar)是其中之一。他是著名的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在与西班牙君主的斗争中取胜后,玻利瓦尔参与建立了拉丁美洲第一个独立国家联盟——大哥伦比亚,并于1819年至1830年任该国总统。他对独立和自由的呼喊,在很多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民众的心中产生回应。这种革命与民族主义的色彩,也可以在本周二去世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执政中看到。在查韦斯以政变的方式上台的时候,他称自己是反帝国主义斗士玻利瓦尔的继承者,以他的名义推动了一系列政策来打倒委内瑞拉当时具有权力的军事精英,同时也在国内外搅动了反资本主义和反美国的情绪。

反美主义,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这些“反...主义”都是查韦斯的标志,他使用这些武器居然能维持政权14年,惠民政策使他获得老百姓的无限支持。查韦斯以民粹主义的方式,使用了国家的资源来让社会底层获利,减少贫困和贫富差距,因此他的政策在许多人中获得相当的支持,但是他的个人措施以及粗暴的执政风格也碰到不少人的强烈批评。这可能是引起争议的人的命运:爱他们的人与恨他们的人一样多,他们引起的情绪同样强烈。21世纪初,拉美出了特别多在自己身上集中权力的军事“领袖”,也有很多人呼吁解决穷人的问题,但是都没有像查韦斯那样与国内民众交流,都没有这位“21世纪社会主义”推进者的热情、魅力和争议的人格。

查韦斯去世的消息在世界上引起了很大的波动。年轻去世说不定是成为一个偶像的最佳方式,查韦斯支持者肯定会把他当作一个“反帝国主义革命的牺牲者”,跟玻利瓦尔一起放在教科书上。果然,查韦斯去世不久后,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就称,“查韦斯将会在最后审判日与耶稣和伊斯兰教的第十二个伊玛目一起复活”。这只是内贾德个人的一种变态的说法,但查韦斯的支持者确实把他当作一个神圣的偶像,这都是他推动的个人崇拜的产物。可以预测,在很多人眼中查韦斯可能会像切·格瓦拉、毛泽东等左派势力的领袖一样,成为一个象征。就像查韦斯号称自己是玻利瓦尔的继承者一样,在几十年以后,委内瑞拉左右派都将号称自己更好的继承了查韦斯来争取选票。

在外交方面,委内瑞拉政府最重要的政策是它推动了南美洲和加勒比的一体化进程,让整个拉丁美洲加强合作,给美国的老敌国古巴提供了石油和政治支持,让拉丁美洲人团结起来,以抵抗美国在拉美的重大的影响。查韦斯主义的一个特征是以很个别的方式来大力批评美国和西方资本主义:在许多西班牙人脑海里,有西班牙国王对不久前谩骂西班牙前首相的查韦斯喊叫“你为什么不闭嘴啊?”的声音,也有不少人记得查韦斯在联合国大会把美国前总统布什讽刺为“魔鬼”,就像很多包括伊朗的伊斯兰教国家把美国视为万恶的起源一样。委内瑞拉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紧张的关系在舆论各界引起了不少猜测,包括委内瑞拉政府等的声音甚至说,查韦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毒死了,就像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被以色列特工毒死一样。虽然现在还太早确认这个可能性,但是这种猜测也不能排除,毕竟有证据称最近几年美国试图把反美的古巴最高领导人卡斯特罗毒死。在查韦斯任期内培养的这些国际关系,使得美国政府和查韦斯的继承人的任务变得更为复杂,因为伊朗、俄罗斯、中国等国家在委内瑞拉拥有的投资项目已经很大了。

查韦斯的民粹主义确实让很多人离开贫困,为国家的利益作出了贡献,但是他同时也严重地伤害了法制和人权。查韦斯保持了拉美军事领袖的政治传统,即把权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以加强自己的权威以及延续任期修改了宪法,他实际上变成了一个独裁者。虽然他很久前知道由于癌症病逝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命运,但是他还坚持维持政权,不公开他的健康状况,因为他明明知道如果没有他本人,他创造的国家政治制度不能继续存在了,这种国家的经济管理也很难维持。查韦斯确实让很多人脱离贫困,这是不能不赞成的一种现实。不过,由于他高举的民粹和极权政策,造成了这些结果。崇拜他的人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拉美州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在民主和经济发展方面还是这么落后?为什么在查韦斯任期内社会冲突变得更严重,使委内瑞拉变成了比阿富汗更要危险和不稳定的国度?为了整个拉美,查韦斯执政委内瑞拉这个大国是一次机会,只不过是一种已经失去的机会。在这个时点,历史将会对查韦斯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作出判断。现在只能判断的是,拉美站在历史分水岭。拉丁美洲的革命发源地委内瑞拉现在可以重新开始,找到自己的路。拉丁美洲的革命尚未成功,仍需努力。

推荐 25